佐子坪,黄土高坡深处山坳的一个小乡村,离最近的县城山西省吕梁市临县80公里。沿路盘山散落的五六座窑洞里,住着佐子坪的全部住户。罗彪是他们的邻居,他所在的中国海油中联煤层气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联公司)晋西分公司采气作业区1号天然气地面集输及增压站(简称1号集气增压站)位于佐子坪对面,是这附近最热闹的所在。

去年毕业后,执着于非常规天然气的罗彪选择带着一架无人机、一个背包,从云贵高原老家来到黄土高坡,感受跃动在沟壑下的能源气脉。

“上山”的脚步逐渐加速

烈日炙烤着大地,偶尔的山风呼啸伴着场站里机器的轰鸣,给寂寥的深山带来一丝律动。罗彪还在认真检查皮卡车的油箱和车身,随时准备外出巡检。尽管事前已做好心理准备,但刚来时“巡井一次,翻五座山”的情况还是让他有些意外。“我们的巡检车就相当于海上的拖轮,每月往返周边井场、驻地的行程大概在4500公里—5000公里,山路不好走,操心着哩。从这儿放眼望去,满山遍野都有我们的气源井。”

临兴气田地处鄂尔多斯盆边东缘,由于构造活动复杂,此前普遍认为该地区天然气逸散严重,难以形成大气田,直至2013年年底,中国海油在这里获得第一口高产井。随着此后新一批高产井陆续发现,临兴气田的勘探序幕就此拉开。随着增储上产的节奏逐渐加快,中国海油由海“登陆”的脚步也在加速。仅去年一年,中联公司在临兴区块的钻前工程进度成指数趋势增长,累计建成68座井场,钻井237口,进尺50.2万米,完成压裂295口/564层,规模相当于前5年之和。

“去年一年我们在吕梁市临县和兴县新建了9座天然气集输和增压站。”从临县县城到1号集气增压站的80公里山路,罗彪不知走过多少次,他见过凌晨两点的满天繁星,也曾被突然倾泻的大雨拦在半山腰,可他很欣慰,因为自己要负责的“山头”正越来越多……

翻山越岭的“生命线”

对曾在渤海油田出海20多年的董建宏来说,海上是他的“舒适区”,可这次他选择迎接新的挑战——“登陆”从事非常规天然气开发。他深知,“这次‘登陆’或许远比 ‘下海’要艰辛得多。”

“以前在海上负责一个平台的管理工作,现在的工区面积大,并且都在山区,交通条件很有限。”董建宏说,一度最令他焦急的就是临兴气田的天然气外销问题。天然气的储运不同于石油,需要即产即销,不然容易造成上游压产,并且影响下游用户需求。山西省遍布本地及国家天然气外输管道,却没有一条经过临兴及神府区块。搭不上便车,走不出大山,临兴气田的巨大储量就如一潭死水,毫无生命力。“山西省的天然气市场需求不大,这对我们的产量稳定性影响很大。”

要激发临兴气田千亿方的储能优势,打通天然气市场销路,建设一条走出大山的天然气外输管道迫在眉睫。2016年,西起陕西神木、东至河北安平的煤层气管道工程(简称神安管道)获批。按照项目可研,神安管道全长622.98千米,年设计输气能力达50亿立方米。

作为中国海油首条陆上非常规天然气跨省长输管道,神安管道全线贯通后,不仅将成为临兴气田的“生命树”,也将成为带动沿线工业的“能源岛”,对接国家管网管道系统,实现海、陆、储多能互补。今年七月底,随着第一立方天然气注入神安管道山西闫庄—河北鹿泉段,神安管道天然气置换正式开启!不久后,这些天然气将与中国海油进口lng(液化天然气)会师雄安新区,形成海陆相连的清洁能源供应主动脉。沿神安管道外输的能源气脉也将拓展至东南沿海终端市场,构架起完整的天然气产业链。

烈日下,在井场巡检的罗彪被橙红的工服衬得更显黝黑。在云南长大、西藏上学的他走过很多山川湖海,唯独这深埋着能源气脉的千沟万壑中,有他用无人机定格得最多的风景。

文章来源: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