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作为国企混改的关键之年,将进一步全面深化扩维,加速向纵深推进,进入狠抓落实的攻坚阶段。引入非公资本、实现国企混合所有制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对于投资者而言,国有企业通常在政策、品牌、资源、科研创新等方面有一定优势,积极参与国企混改、结合自身的战略发展方向并充分发挥国有企业所特有的优势,可加快实现投资者产业布局的目标。


一.投资者的基本类型

国企混改中引入外部投资者是重要的一环,通常将外部投资者划分为财务投资者战略投资者两大类。

  • 财务投资者,一般是指拥有丰富投资经验和雄厚资金实力的国内外投资者。国企在面临现金流、企业转型等压力时会优先考虑引入财务投资者,这类投资者拥有很强的经济实力和丰富的投资整合经验。财务投资者的加入不仅可以使国企快速获得充裕的营运资金,还可以对国企的经营效率和成本效应形成倒逼趋势,有利于提高企业的活力。
  • 战略投资者,一般指拥有同行业或相关行业较强的战略性资源,与公司谋求协调互补且注重共同战略利益的投资者。战略投资者不仅可以为混改国企提供资金支持,而且重视公司长期发展,可以根据自身优势,优化企业的产业布局,促进国企的深度改革机制。通过参与国企混改,战略投资者也可以完善其自身的产业布局,与国企相互学习,共同进步,充分利用国企的优质资源发展新的业务增长点,更有效提升自身价值。


二.投资者参与混改的诉求

对于财务投资者而言,投资回报率是其衡量是否参与企业混改的一个重要指标。财务投资者一般不参与混改企业的治理、管理与日常运营,但可在降低资金成本、缓解运营压力及资本运作等方面为企业带来有力的支持,有助于后续公司机制改革的推进。随着混改企业运营效率的提升、盈利能力的提高,财务投资者可获得相应的投资收益。若未来公司登陆资本市场,资本的流动以及价值的最大化将会给投资者带来更大的投资回报。

战略投资者与财务投资者的关注点略有不同。战略投资者更为关注产业布局的互补以及资源的充分运用,在投资策略上更注重长期战略合作,完善产业链布局,依靠双方资源实现合作共赢,创造更大的发展机会。


三.投资者筛选企业的标准

为实现上述诉求,财务投资者和战略投资者在选择目标国企时侧重点也有所不同。

财务投资者较为重视:

  • 盈利及风险:相对而言,财务投资者更注重盈利性,将目标企业的财务业绩指标与其历史业绩作纵向对比,同时与行业业绩进行横向对比,以明晰企业的发展变化及在行业中地位。长短期财务指标还可以反映企业的潜在风险。此外,收入集中性和管理团队稳定性也需加以关注,被投资企业是否涉诉、征信是否良好也不可忽略。
  • 估值情况:买入价格对于投资者日后的投资回报率至关重要。标的资产价格、出资方式( 现金、技术、管理)、入股形式、是否有对赌协议也是影响交易的重要因素。
  • 退出计划与安排:如果标的公司在未来有上市计划,则可能为投资者带来额外的收益以及资产流动性。对于财务投资者,企业拥有上市计划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这样可以为投资者未来退出及实现利润提供一个较好的渠道;而对于战略投资者,上市同时可以提高企业信用和知名度,降低融资成本,同时增强企业凝聚力,为企业未来发展带来好处。

相比而言,战略投资者较为重视:

  • 产业布局:战略投资者较为注重企业产业链的投资,被投资者与自身在行业上的协同效应,以及新业务领域的拓展。财务投资者则侧重于混改所带来的投资回报和对应的资金安全。
  • 发展可持续性:从企业外部来看,投资是否符合国家发展战略方向和行业发展趋势会影响企业在行业中的发展空间;从企业内部来看,关键人员是否具有持续学习和创新的能力也尤为重要。从投资者类型的角度来说,战略投资者因寻求长期的协同,会更加看重企业发展的可持续性,而财务投资者可能更寻求短期利益而放宽对企业长期持续性发展的要求。
  • 政策支持:对于一些希望通过混改降低市场准入门槛,拓展新市场的战略投资者来说,政策支持无疑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如国务院下发的《关于支持民营企业参与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发展的实施意见》中说明,不得以任何形式对民营企业参与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运营设置限制性门槛。政策降低了民营企业进入行业的壁垒,鼓励更多民营企业参与到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运营中来,而混改为民营企业进入行业节约了时间和资金成本。
  • 未来业务规划:比起过往数据,投资者更关注企业混改后未来的发展,例如混改之后企业打算如何利用资金和技术优势在现有市场上占据更大的份额,或拓展新行业或者新地区的市场,进一步扩大盈利。对于战略投资者来说,如何切实地实现产业协同效应也是主要考量因素之一。
  • 混改后的股权与治理结构:混改释放的股权比例、投资者数量、股东所能提供的资源、是否和标的公司存在潜在的同业竞争、日后公司的决策和治理结构、利来国际官网的文化的融合方式,以及有无员工持股计划用以调动员工积极性等,都是考量的重要标准。比起持有小部分股权、以投资盈利为目标的财务投资者来说,上述因素对于期望参与治理的战略投资者更为重要。


四.参考案例

某著名非银行金融机构(下称“投资者”)早在2013年底中央召开第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就开始积极探索并参与国企混改项目,迄今已投资过多个知名国有企业,并通过不断地深化实践以“混”促“改”的战略合作模式,积极参与混改后国企的日常运营和治理,在理解被投国企后,向其输出自身优势资源,以弥补被投企业的相对短板,真正做到机制赋能。

该投资者在2017、2018年曾两轮参与某知名产业互联网平台(下称 “该国企”)的增资扩股。作为参股股东,该投资者在深刻理解国企各方面的优劣势后,大力推动该国企向自动化、工业化的转型,不仅在设备设施等硬件方面进行升级,而且帮助该国企在日常运营、内部控制、管理理念等企业的“软实力”方面寻求现代化、效率化转型升级,真正做到降本提效。投资者真正认识到了原管理层的价值,借此混改机会,积极配合该国企开展员工持股计划。通过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投资者在该国企推动的转型升级得以加速,改革效果得到进一步的夯实。

通过此次混改,该国企的收入大幅上升,并从亏损转为盈利,已制定了a股ipo的计划。该投资者虽是财务投资者,在与被投国企的本身业务协同上可能没有战略投资者作用直接,但该投资者积极寻求与被投国企的战略、资本运作上的协同效应最大化,助力该国企的整体转型升级,自身也收获了可观的投资收益。


结束语

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进一步推行,可帮助更多国企焕发活力,也为非国有企业进入新市场打下基础。归根结底,“混”是手段,“改”才是目的。投资双方在混改的基础上整合资源,在完善企业治理结构的基础上积极创新,方可共同挖掘更多更优的发展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