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在蜿蜒的山路上颠簸前行,距离国家能源集团贵州红枫电厂三级电站——修文电站约2公里处,司机陈林停下了。“王元顺烈士就是在这里牺牲的。”顺着他手指的地方,记者看到山腰上,一条土路已被杂草淹没,尽管过去了70年,依然可以看到这里地势险峻,连续弯道赫然呈现在眼前。

继续行驶600多米,陈林又一次把车停下。我们艰难地爬过堆满石子的山坡,终于抵达烈士曾经长眠的地方。“当时电厂职工和战士们就在这里建了一座坟,我们也足足守了64个年头。”

悲壮的英雄故事

今年55岁的陈林,曾是一名武警战士,参加贵州武警总队军事比武时成绩优秀,荣获三等功。1988年,他加入党组织,1990年退伍后,进入红枫电厂工作。

随着陈林的介绍,一个悲壮的英雄故事渐渐清晰起来。1943年11月,国民政府经济部资源委员会在修文县乌江支流猫跳河下游兴建两台1.5兆瓦的水电机组,也就是今天被电厂职工称为“小修文”的电站。由于物价飞涨,工程几度停工。新中国成立时,电站仅完成三分之一工程量。1949年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贵阳,为加快电力建设,当年12月工程复工。然而,解放之初的修文县还有几百名土匪流窜作案。为保护电站安全,政府派驻警卫团,电站职工组建了武装护厂队。

1950年3月28日,250多名土匪截断电站至贵阳的通讯线,向工地发起猛烈攻击。敌人纵火烧毁职工宿舍,洗劫工棚,掳走两名警卫妻儿共4人为人质,要挟警卫缴枪。驻军警卫和护厂队职工与土匪激战了5个昼夜,打死打伤土匪数十人,敌人终于溃败。

正在这个时候,西南军区第二野战军警卫排排长王元顺带领一个排的战士,从重庆押运载有钢材、水泥等物资的3辆军车向电站驶来。一路上,车队遭遇土匪报复性攻击,王元顺沉着指挥,战士们与土匪进行了3天3夜的战斗。由于土匪追得紧,加上山路艰险,军车转弯时侧翻,钢筋刺穿了王元顺腹部。当战士们和护厂队击退敌人,将物资和人员接应到电站时,王元顺因伤势过重英勇牺牲。那一年,他年仅21岁。

战士们走了,而他们的排长永远留下了。陈林告诉记者,当时电站职工无法联系到王元顺的家人,便将其安葬在电站门口。因条件限制,就在墓前立起一块石碑,上面刻着烈士姓名、部队番号、籍贯及牺牲时间。

为烈士寻亲

1951年4月,修文电站投产发电,源源不断的电力从这里输送至贵阳。“我父母都是修文电站职工,我从小在这里长大,也一直听父辈和老师们讲述英雄故事。”陈林记得,每年清明节,电站的学生和职工都会给烈士扫墓。据陈林查证,王元顺是贵州解放后唯一为修建电站牺牲的烈士。

青山处处埋忠骨。烈士在深山里见证了修文电站的建成与发展,一代代电站职工用心用情守护着这位烈士。

一晃60多年过去了,修文电站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60年,电站新建的两台10兆瓦水电机组投产发电,2008年每台增容至12兆瓦。截至今年5月,修文电站累计发电43亿千瓦时。随着红枫电厂实施集中管理后,驻守在修文电站的职工越来越少。如今,每个运行班有运行工10名,12天轮换一次。

负责电站运行工接送任务的陈林说,每次开车路过日渐荒凉的烈士墓地,心里都不是滋味。

“如果能找到烈士的家就好了!”陈林告诉记者。自从有了这个想法,他和电站的肖勇生四处收集资料,上网发布寻亲信息,但都石沉大海。

2014年6月,时任红枫电厂工会专职的雷天群坐着运行车去修文电站办事。“第一次听陈林讲起王元顺烈士的事迹,就非常感动,觉得一定要尽己所能,让烈士魂归故里。”雷天群这样说。

1993年入职的雷天群,2001加入中国共产党,父亲是参与修文电站建设的退伍军人。出身军人家庭的她,从小对军人充满崇敬。工作中,她能吃苦,同事们遇到困难,她总是主动搭把手。墓地边,开矿的车子一天天多起来,雷天群和陈林的脚步也更加匆忙。他们找过修文县民政局,但烈士簿上查无此人。2014年6月28日凌晨2时左右,雷天群根据资料信息,撰写了一篇“寻找烈士王元顺排长亲人”的帖子,尝试着发到烈士老家河北武安。

仅仅过了十几个小时,雷天群接到了一位名叫王华兵的电话。“当时我也不怎么相信,但很快修文县民政局打来电话,证实了王元顺就是王华兵一家寻找了60多年的亲人。”   

英魂终归故里

王元顺是王华兵的三爷爷。1946年,17岁的王元顺参军入伍,带着满腔热血离开了家乡,从此家人对他的记忆,一直停留在临行前的挥手告别,和4年后一张红色的《西南军区第二野战军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

无数次的打开、合上,这份承载着烈士一生的证书早已卷起了边角,也撕开口子,上面除了王元顺的名字,还有司令员贺龙、政治委员邓小平的签名。

岁月悠悠,山河巨变,但王华兵和他的家人从未放弃寻亲的念头。也是机缘巧合,偶尔上网的王华兵,看到武安吧上的寻亲帖子,立即拿出三爷爷王元顺的烈士证,一一进行比对。发现姓名、职务、时间、地点均吻合,唯一区别就是一个是河南一个是河北。原来,当年的武安地属河南,后划归河北。正是地域的变化,让他和家人苦苦寻找了60多年,也等了60多年。

2014年7月8日,王华兵带着烈士证来到修文电站,随行的还有武安电视台记者。通过陈林提供的视频资料,记者目睹了亲人相见、肝肠寸断的画面。

一见到墓碑,王华兵就冲上去跪在地上,他一遍遍抚摸着石碑上的字,“爷爷啊,我们想你啊,你在这里呆了太久太久了,跟我回家吧……”墓碑前,王华兵长跪不起,60多年的思念,化作倾盆泪雨,化作千言万语。

走进修文电站,王华兵深情地望着一草一木,触摸着一砖一瓦,这位中年汉子一次次泪流满面,“我爷爷一定来过这里,现在我站在这里,就像和爷爷站在一起……”7月11日,陈林和雷天群帮助清理烈士遗骸。7月13日,王元顺烈士终于回到故乡,遗骸安放在武安市烈士陵园。

青山深处默默守护六十载,千里寻亲烈士英魂终归故里。这是一个穿越时空的革命故事,也是电力职工传承红色基因的生动实践,经贵州电视台、河北武安电视台报道后,在社会上引发广泛关注。

采访中,雷天群告诉记者,如今王华兵把她当成姐姐,把陈林当成哥哥,常常通过微信、电话,聊聊生活中点点滴滴,逢年过节也会彼此邮寄一些家乡的特产。“这件事对你有什么影响?”雷天群想了想,坚定地说:“最初也没想很多,但是现在觉得,做这件事特别有意义。王元顺烈士为了修文电站付出生命,我们电力职工不能忘记他,也永远不会忘记他。”(陆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