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9日11时,三峡水库水位消落至汛限水位145米,提前1天完成消落任务,腾出防洪库容221.5亿立方米。作为中华民族百年梦想变成现实的生动写照,矗立在长江西陵峡谷的三峡工程,不仅发挥着重要的水利调节功能,更以大国重器之力保障长江中下游的生态安全。

防洪安全的“中流砥柱”

长江流域人口占全国人口三分之一,耕地面积占全国耕地四分之一,经济总量占全国经济总量41%,水资源量占全国水资源37%,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核心区域。防洪是三峡工程的首要功能,也是三峡工程最大的生态效益。

长江三峡坝区公园  姚坤森 摄

去年11月,三峡工程完成整体竣工验收。至此,三峡工程建设任务全面完成,工程质量满足规程规范和设计要求,防洪、发电、航运、水资源利用等综合效益全面发挥。自去年12月份开始,三峡水库水位自正常蓄水位175米左右消落至汛限水位145米,共消落水位约30米。

工作人员介绍,三峡工程兴建之后,在上游形成库容为393亿立方米的河道型水库,可调节防洪库容达221.5亿立方米,能有效地拦截宜昌以上河段来的洪水,大大削减洪峰流量,使荆江地区的防洪标准由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确保了荆江河段的安全,增强了武汉市防洪调度的灵活性,使洪患及分洪措施引起的环境恶化、灾后疫情等问题得到化解。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三峡工程累计拦洪运用61次,拦洪总量超过1910亿立方米。抵御了2010年、2012年、2020年入库最大洪峰均超过70000立方米每秒流域性大洪水。

长江三峡坝区  姚坤森 摄

今年5月以来,长江中下游大部分区域多次出现强降雨过程,两湖水系多条支流发生超警洪水,中下游干流水位较历史同期偏高。监测显示,三峡工程拦河大坝及泄洪消能、引水发电、通航及茅坪溪防护工程等主要建筑物工作性态正常,机电系统及设备、金属结构设备运行稳定。输变电工程运行安全,设备状态良好,满足电站电力送出需要。三峡工程再次经受住考验。

清洁发展的“绿色引擎”

2019年我国碳排放占全球碳排放总量28%,人均排放比世界平均水平高46%,要实现“30、60”目标,压力巨大、挑战巨大。难题如何破解?关注的目光再次聚焦在以水电为代表的清洁能源上。

三峡电厂左岸发电机组  姚坤森 摄

三峡集团长江电力三峡电厂综合部王应华介绍,在确保三峡工程全面发挥防洪、航运、水资源利用等综合效益的前提下,三峡电站2020年全年累计生产清洁电能1118亿千瓦时。

1118亿千瓦时清洁电能,可供上海市用电(按2019年用电量计算)约8个月;与燃煤发电相比,可替代标准煤约3439万吨,减排二氧化碳约9402万吨、二氧化硫2.24万吨、氮氧化物2.12万吨,相当于种植37万公顷阔叶林;按每千瓦时电量可产生13.8元gdp推算,每年可支撑约1.54万亿元的gdp。

截至2020年底,三峡电站累计发电近1.4万亿千瓦时,节能减排效益显著,成为清洁低碳中国的“绿色引擎”,为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注入澎湃动力。

黄金水道的“加速器”

从“自古川江不夜航”到“高峡出平湖”,三峡工程蓄水后,不仅改善了湖北宜昌至重庆之间的川江航道通航条件,还改写了长江这条世界第三大河流的水运发展史。

三峡五级船闸  姚坤森 摄

2003年,三峡工程进入围堰挡水发电期后,坝址至重庆之间100多处主要滩险、46处单行控制河段、25处重载货轮需牵引段逐步消除。

2008年,三峡水库175米试验性蓄水开始后,库区长江干流回水可至重庆,长江上游航道加深扩宽,库区航道单向年通过能力由建库前的1000万吨提高到5000万吨以上,不仅万吨级船队能直达重庆,还实现了全年全线昼夜通航,长江航道成为名副其实的“黄金水道”。

数据显示,三峡库区船舶单位千瓦拖带能力,由建库前的1.5吨,提高到了目前的4至7吨,油耗下降了约40%。据测算,与蓄水前相比,长江水运能耗降低约37%。重庆地区水运直接从业人员达15万人,其中,近8万人来自三峡库区,水运业及其关联产业吸纳了库区200多万劳动力。

工作人员介绍,三峡船闸,是目前世界上连续级数最多、总水头最高、规模最大的内河船闸,自2003年6月试通航以来,过闸货运量快速增长,2019年达到1.46亿吨,是三峡工程蓄水前该河段最大年货运量的7倍多。

与三峡船闸建设前相比,机动散货船从武汉到重庆的通航时间,可缩短约三分之一。截至去年12月,三峡船闸累计过闸货运量超过 15亿吨,形成了以航运能力提高与运输需求增长的良性互动,开启了长江航运新时代。

文章来源:光明网